app图案是根香蕉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我的腰动不了了,这该怎么办?”女孩儿疼得大汗淋漓,她手上的那盆花重重地落在地上,激起一阵尘灰。

“小姐,您千万不要紧张。我是医生,我可以帮看看。”赵立晨亮明身份,女孩儿对赵立晨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“那就麻烦了!”女孩儿弯着腰,胸前的两团柔软若隐若现。

微风拂动,女孩儿薄薄的衣衫跟着起舞,一时之间让赵立晨口干舌燥。

女人的酥胸实在是太美了,浑圆的形状在衣衫的遮挡之下,更显妩媚妖娆。如果有生之年可以摸一摸这样完美的玉团,该是人间大幸啊!

赵立晨一阵胡思乱想,才把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女人的腰间。

“小姐,怎么称呼?”赵立晨有一搭无一搭的和女人聊天。

“我叫……赵小蕾,不说,我也要提醒,我可不是什么娇小姐。”赵小蕾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豪爽。

“有颈椎病吧?看这样的情况,的腰椎也受到了影响。可能平时干的活儿太多了,累到了。”赵立晨的声音满富磁性,轻轻地在赵小蕾的耳边吹气。

赵小蕾的耳朵一阵痒痒,一脸嗔怪的望着赵立晨道:“如果不是们把花土弄的到处都是,我怎么会急忙忙提着这么重的花盆出来呢?这位医生,要对我负责到底。”

赵立晨扬起嘴角,笑得意味深长。

白皙美女迷人居家诱惑写真

“好啊!想让我怎么负责?”赵立晨的手慢慢向下移,来到了赵立晨的翘臀上。

赵小蕾面色一凛,连忙娇喝道:“医生,您不会是色狼吧?刚才,的手摸到哪里了?”

被赵小蕾无情的训斥,赵立晨的脸一阵红一阵白。

“小姐,在确认的椎骨有没有问题。”赵立晨狡辩道。

“……”赵小蕾双颊涨红,却也没有办法。

“赵医生,要我帮忙吗?”副村长在一旁手足无措。

“帮我拿两把椅子过来,我要给赵小姐治病!”赵立晨胸有成竹的道。

“等一下,还是问清楚比较好。您是……什么医生?”赵小蕾有些不相信赵立晨的医术。

“小姐,的话实在太多了。如果再拖下去的话,的腰就……”赵立晨扶着赵小蕾的细腰,半开玩笑的道。

“那不行,我要问清楚的。万一是个庸医,我的腰就别想直起来了。”赵小蕾疼得直冒汗。

“到底想怎么样呢?不如我给打急救电话,颠簸半个小时之后再找医生给看看?”赵立晨用威胁的口气道。

“啊啊啊……好痛!”赵小蕾大叫一声,满脸的惊恐。

“我什么来着,的腰要马上医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赵立晨扬扬眉毛,一副得意的样子。

“不会是心理医生吧?看说话这么不着边儿,一定是平时忽悠人忽悠习惯了!”赵小蕾随口一说。

站在一旁的村长如小鸡啄米般点头:“姑娘真是好眼力,这位医生就是心理医生!”

赵立晨满脸黑线,他恨不得用银针封住副村长的哑穴。

“天呐!我真猜对了!不行,我要去拨打急救电话!”赵小蕾挪动脚步,却因为腰太痛,根本没办法动弹。

“赵小姐,一个劲儿说我医术差劲,试试不就知道了吗?”赵立晨的手在赵小蕾腰间的几处大穴轻轻一推。

只听嘎嘣一声脆响,本来疼痛难忍的腰雪上加霜。赵小蕾全身无力,直接趴在了赵立晨的怀中。

赵立晨的大手拖着这里的娇躯,却因为她突如其来的跌倒而紧紧实实的握住了梦寐以求的酥胸。

一阵沉甸甸的柔软落入掌心,赵立晨的心也跟着微微颤了一下。

赵小蕾一脸错愕的望着赵立晨,旋即,一声尖叫打破了整个花鸟鱼市的平静。

“啊……色狼啊!”赵小蕾扯开脖子大喊道。

赵立晨吓得缩回了手,赵小蕾一个踉跄差点跌倒。她起身,追着赵立晨满院子跑。

“跟我过来,我要把碎尸万段!”赵小蕾怒吼震天。

赵立晨一边跑一边回头笑着道:“小姐,的身体不错嘛!看跑步的速度,应该练过吧?”

“少跟我胡说!今天不把打的屁滚尿流,我就不姓赵。”赵小蕾胸中气愤难平,她随手抄起一个铁锹,朝着赵立晨砸来。

“小姐,这是忘恩负义啊!”赵立晨加快脚步,气喘吁吁的跑个没完。

“……还敢胡说!”赵小蕾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腰已经好了。

“小姐,的病不是都好了吗?我怎么说也是的救命恩人吧?”赵立晨语气幽幽的吐槽道。

赵小蕾陡然停下脚步,好奇地望着自己的腰。

还真别说,眼前的庸医还是有些手段的。他只是用力一推,赵小蕾的腰就全好了。她不但能跑,还能打人。

赵小蕾定定的望着赵立晨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“不会是什么巫医吧?我怎么会……”赵小蕾沉吟一声道。

“我说过了,医术好不好,要试过了才知道。的身体有很多毛病,应该要调理一下才对。尤其是的颈椎,侧弯的很严重。可能比较喜欢用左手抬东西。”赵立晨靠在花架旁边,一边喘粗气一边道。

赵小蕾真要对眼前的男人刮目相看了!这个庸医竟然全说对了,如果他没有什么巫术,就一定是个医术高超之人。

“反正,刚才摸我了!”赵小蕾抿着嘴唇,不肯认错。

“对啊!我是摸了,摸屁股是因为治疗需要,至于摸的胸……是自己送上门来的,我的手一直没动。”赵立晨摊了摊手,一副无辜的样子。

“我们算是打平了,治好了我的腰,我被摸了一下。”赵小蕾给自己找了个台阶。

“这个东西,认识吗?”赵立晨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,左右滑动着。

赵小蕾慢慢靠近赵立晨,他却一脸防备的向后退了几步:“不会再打我了吧?”

赵小蕾一脸的哭笑不得:“我又不是母夜叉!”

赵立晨这才放心的把手机递了过去。

“这是伤害我朋友的虫子,我仔细查过了,这种虫子产自苗疆,是蛊虫。蛊虫的意思就是……”赵立晨还在絮絮叨叨的解释,赵小蕾却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手机屏幕看个没完。

“这怎么可能?老家的东西,也不至于爬山涉水,自己跑过来害人吧?”赵小蕾柔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