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香蕉同类型的app还有哪些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心情似乎很好。”正拿着一把道具剑熟悉动作的洛宇瞄了眼旁边正在傻笑的某人。

“有吗?”唐沁立即严肃脸。

洛宇笑笑:“如果说明天结婚,估计也会有人信,一股爱的酸腐味儿。”

唐沁摸了摸自己的脸,真有这么明显吗?

“不过,我可要提醒,就算是谈爱也不能公开,现在还是新人,根基没打稳是没有权利公布情的。”

“那洛神呢,是没有公布还是根本没有?”

“除了演戏,我并没有考虑过其它事。”洛宇收起道具剑,“要谈爱我也管不着,但是这个圈子里的规矩,应该懂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唐沁乖乖的点头。

“好了,去准备下场戏吧。”

这两天的拍摄十分顺利,唐沁的表演深得郑导喜爱,还时不时把拿她拿出来做模范标兵。

不过作为新人,唐沁并不想出什么风头,她的表演只用了五成功力,虽然精彩,却不会匪夷所思,而且平时,她也会主动和剧组人员交好,给大家带一些小零食小礼物,侃侃大山,拉拉家常,对于剧组里的前辈毕恭毕敬,虚心求教,态度谦卑。

元气清纯少女学生制服游园写真

总之,她表现的很像一个新人。

今天要拍的依然是一场在齐国的宫斗戏,应妃为了陷害傅念九主动跳进了莲花池,可是这边的片场已经准备就绪,应妃的扮演者慕若晴却迟迟没有到场。

郑导有些恼了:“去看一下,怎么回事,所有人都在等她,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。”

助理急忙去找慕若晴,结果又匆匆跑了回来:“郑导,那边好像出了点事,您过去看一下。”

郑导不耐烦的站起来,洛宇也上前说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不知道,先去看看再说。”

洛宇回头叫上了唐沁,一行人就来到了化妆间。

还没靠近就听到慕若晴撕心裂肺的叫喊:“我的脸,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这不是我,这不是我。”

郑导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一地狼藉,而慕若晴捂着脸大喊大叫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

听到郑导的声音,慕若晴急忙扑上来:“郑导,要为我做主啊,有人陷害我,看我的脸,看我的脸花成这个样子,我还怎么拍戏啊。”

直到此时,大家才看清慕若晴的脸,又青又肿,眼睛都快被挤成了一条缝,有平时不太喜欢她的人差点笑出声,因为这张脸怎么看都像一个猪头。

“这脸……。”郑导也十分惊讶,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

“是粉。”慕若晴突然凶狠的看向惊慌失措的安妮,“是这个贱女人,是她在害我。”

“我没有啊。”安妮急忙出声辩解,“不是我做的。”

“还说不是。”慕若晴一把抓起桌上的粉盒,“这里面都是工业铅粉,每天给我涂这样的粉,我的脸才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慕若晴的皮肤还不错,但是连续用了几天铅粉,再好的皮肤也经不住折腾,所以今天上妆的时候刚一接触到化妆品,脸立刻就开始又痒又痛,紧接着开始青肿,根本没办法见人。

郑导上前拿起那盒粉仔细看了看,又交给几个化妆师辩认,最后大家一致认为,这里面装的东西的确是含了铅粉的。

郑导看向安妮:“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“我……不,这个粉盒不是我的。”安妮急忙摆手,“我和慕若晴无怨无仇的,我没有理由害她啊。”

安妮分寸大乱,突然指向一边的钱雨墨:“是她的,是她把这个粉盒换给了我,是她想要害慕若晴。”

钱雨墨无辜的眨了下眼睛,还没等开口,就有化妆师替她说话:“安妮,才是血口喷人吧,当初有人捡到一个粉盒来问是谁掉的,大家都说不是自己的,结果站了出来,说那个粉盒是的,这件事,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作证。”

“对呀,亲口说是的,现在怎么又去冤枉人家雨墨。”

“是的就是的,现在想赖也赖不掉。”

面对众人的指责,安妮直觉得脑袋里嗡嗡响,她一把抓住慕若晴:“若晴,不能这么害我,不然,我就把我们……。”

“叭”慕若晴一个耳光甩在安妮的脸上,“这个时候还想做什么,说什么大家都不会信的。”

安妮怔怔的看着她,果然到了这个时候,慕若晴就翻脸不认人了,可是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她现在说什么,别人都不会信。

“慕若晴,就没发现我们被人算计了吗?”安妮突然跳起来,手指向不远处的唐沁:“我们都被唐梓汐算计了,是她故意把铅粉混在粉盒里,然后装做寻找失主,她料定我爱贪小便宜,一定会认下这个粉盒,今天这个局面,早在她的预料之中。”

不得不说,安妮还没有傻到家,可是她现在说出这样的话,收到的只是周围更加嘲讽的目光。

唐沁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,表示一无所知。

“安妮,就是疯狗乱咬人,这事跟唐梓汐有什么关系。”郑导终于忍无可忍,“是不是要把整个剧组的人都咬一遍?行了,收拾的东西赶紧滚吧。”

“郑导,求不要赶我走。”安妮心生恐惧,如果这件事被传出去,她在这个圈子里都别想混了。

“在我还没有追究的责任前,赶紧滚。”

郑导怎么会在意一个化妆师,他在意的是接下来的戏份。

今天的戏请了两位老戏骨客串,人家档期很紧,还是看着他的面子才来了一趟,可慕若晴这个样子显然没办法再拍了,但是她不拍,今天的戏就没办法进行,如果临时换人,她之前参演的那些戏就得重新拍。

就在郑导焦虑之时,唐沁忽然说道:“郑导是在担心接下来的戏吗?”

“嗯。”郑导说:“人家两个老戏骨还在等着,我总不能说演员的脸毁容了,不能演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可以改戏。”

“改戏?”郑导看向她,“怎么改?”

“把原本落水的戏改成下毒,而下毒的时候只需要丫鬟出场,应妃计划下毒毒死傅念九,结果被傅念九识破反将一军,最后是应妃吃下了毒药,那毒吃下后会面容尽毁,继而全身溃烂,而慕若晴现在这个样子演起来,应该没问题。”

郑导眼睛一亮,的确可以这样改,而且更有看点。

但是应妃中了毒,只能去死了,可她后面还有几十场戏份,看来是要提前领盒饭了。

不过,这都是小事,因为配角可以再更换,无伤大雅。

没有了应妃,还可以有娴妃,慧妃……

“好,就这么定了,让编剧马上写个稿子出来。”郑导大腿一拍就要走人。

慕若晴此时反应了过来,虽然今天的戏还能演,却是让她以这样丑陋的姿态出镜,而且戏一改就意味着她要提前结束所有的戏份,以后的几十场戏都打了水漂。

她好不容易央求刘总给她的角色,结果没演几天就领盒饭,那她陪刘总睡了那么多次,连本钱都没有赚回来。

“郑导,请再等我几天,我一定会把脸治好的。”慕若晴急忙苦苦哀求,“我一定请最好的医生。”

郑导不耐烦的看向她:“脸毁成这样,没一个月是好不了了,难道还想让全剧组的人等着,知不知道我们剧组有多少大咖,他们的时间比金子还贵,赔得起吗?”

无论慕若晴如何央求,郑导就似铁了心,“今天这段戏,爱演不演,要是不演,之前的戏也全给剪了。”

事到如今,慕若晴只能选择演下去,不然在这部可能会爆红的电视剧里,她连个面都不能露。

明明今天站在这里被人嘲笑,被导演嫌弃的人应该是唐梓汐,为什么会……

慕若晴抬起肿胀的眼睛,狠狠的瞪向不远处的唐梓汐。

此时所有人都在往外走,而唐沁似乎感觉到了背后利箭一般的目光,她顿住脚步,轻轻转过头。

唐沁什么也没说,但那充满讽刺又洞悉一切的眼神却让慕若晴打了一个寒颤。

是她,真的是她,安妮说的没错,她给他们两人挖了一个很大的坑,然后看着他们义无反顾的往下跳。

既让安妮以后没法在这行混饭吃,也让她慕若晴提前领盒饭彻底被出局,还真是一箭双雕,滴水不漏。

没有人会怀疑她,她完全可以全身而退。

慕若晴突然有些恶寒,那个唐梓汐,她真的只有十八岁吗?

而她,为什么会招惹了这样可怕的一个人。

慕若晴突然想到一个人,于是拿出电话拔了一个号码。

“一佳,帮帮我。”